1. <video id="wuou4"><input id="wuou4"></input></video>
        <wbr id="wuou4"></wbr>
      <wbr id="wuou4"><ins id="wuou4"><tr id="wuou4"></tr></ins></wbr>

      <u id="wuou4"><sub id="wuou4"><input id="wuou4"></input></sub></u>
      <u id="wuou4"></u>

      人員查詢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名人名勝

      記王天祥司令的一生

      時間:2022-05-28 17:19:39  來源:邯鄲文化網  作者:王氣清 李大放  瀏覽: 分享:

       

      記王天祥司令的一生

       

      王氣清  李大放

       

      王天祥同志是冀魯豫邊界地區一帶很有影響的傳奇式人物。特別是他在一九四五年一月的“大名起義”,曾轟動一時。以后正式參加革命軍隊,投身共產主義事業,為黨和人民做出了積極貢獻。

          

      筆者王氣清(天朗)是王天祥的胞弟,李大放是王司令的老部下。在這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四十周年之際,愿將王天祥同志一生的情況寫出來,以了卻我們的心愿,供史學工作者參考。

       

      (一)

          

      王天祥字瑞符,行伍出身,其人高高個子、長眉細目、白凈面皮、長方臉型、高鼻梁、四字嘴、眸瞳有神,能刻苦耐勞,樸素大方,平易近人,頗有儒將之風。

          

      公元一九O六年,王出生于山東省單縣王寨村,兄弟四人,他是排三,幼家貧,少年時受盡了地富豪紳的氣,十四歲出外做工,十七歲到保定當了國民軍孫岳所屬龐炳勛部一團一營的兵,苦苦熬了十一年,才升了一個騎兵連長,飽嘗軍閥的苦頭。當閻、馮討蔣時任陳春榮的手槍隊隊長。

          

      “九一八”事變后,他不滿蔣介石的“安內攘外”政策,參加了馮玉祥的“抗日同盟軍”,在方振武部工作。曾參加“平地泉戰役”,結交了進步朋友,受到吉鴻昌將軍的影響。后因察北抗戰受以蔣介石的破壞,馮被迫下野,王投雜牌軍孫殿英部,在謝團任副團長。蔣、閻再次交歡后,迫令孫殿英寧夏繳械,王也因之而失業,被國民黨憲兵以參予政治活動罪名,捕送北京陸軍監獄。在獄中認識了難友河北阜平人、共產黨員劉子會等,受到感染和薰陶,提高了覺悟,對共產黨有了認識。待宋哲元進北京時,經老相識石敬亭多方營救,才得出獄。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后,孫殿英借抗戰之機,擴大隊伍,派王天祥到武安、沙河一帶組織武裝。隨著部隊的發展,孫委王為大隊長、支隊司令、十一團團長、副師長等職,駐防太行山腳下的武安、沁陽、濟源、淇縣、林縣、輝縣一帶。由于他的部隊中已有共產黨員劉植巖等和進步人士的參加和起作用,對部隊紀律比較注意,重視軍民關系,治軍比較開明,與日本鬼子打了幾次勝仗、硬仗,曾獲數次嘉獎,在太行邊緣駐地一帶,享有聲譽。有人給他立碑頌揚,口傳贊歌,例如淇縣之七峪、武安的萬安至今石碑猶存,《王天祥武安抗日》,《沁陽阻擊戰》,《炮擊西尚》,《沁河畔以寡勝眾》都是有名的戰例。當時冀察游擊軍“戰斗報”已有登載。

       

      (二)

          

      抗戰伊始,國共第二次合作,孫殿英為了擴大勢力,偽裝進步,容納進步人士,那肇棠任過他的副軍長,共產黨靖任秋也掛名副師長。王天祥的部隊里,吸收了一些流亡學生和當地不少小知識分子參加,其中就有共產黨員劉植巖、董自托、邱子耀等同志。他的參謀長陳季章則是同情共產黨、八路軍的進步人士。在王的請求下,黨又給他派進了張磐石同志為首的若干政工干部,幫助他建立了政治機構,連、營都設立了政工人員,還發展了一批共產黨員,王的隨從陳濟黎、張蔚林等便是其中的幾個。

          

      王從組軍一向就和共產黨、八路軍有聯系,得以劉植巖、張磐石、董自托等共產黨人的幫助,政治上有所進步。他學習了八路軍許多治軍的辦法,注意群眾紀律,重視地方上層人物的工作,親自去抓爭取偽軍工作。例如他秘密下山給土頑頭頭程道合、李成華、程明軒等拉上關系,用綠林手法拜了蘭譜。

          

      孫殿英地一九三九年下半年隨蔣介石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對于王天祥的行動由不滿轉到仇恨,又嫉妒王系自己組建的部隊,上下一體不便插手,便派特務分子呂銘仁任王的副團長兼副參謀長,以便進行監督。

          

      由于孫倒向了國民黨,邢肇棠副軍長已沒法再待下云了,經彭總同意回解放區。王天祥在一九四0年冬,親自叫他的侄子王樹坤等人,秘密護送邢肇棠同志到八路軍“總部”,彭總任他為八路軍總部高級參議,后又任晉冀魯豫邊區參議會議長等職,孫知道以后,懷恨在心,必欲除王而后快。

          

      孫要奪王的兵權,采用明升暗降的手法,升王為副師長,讓他離開部隊。王的參謀長陳季章結合我地下黨員等發動全團挽留,孫怕引起兵彎,不得已承認王以副師長兼十一團團長,但矛盾激化,已成了劍拔弩張,一觸即發之勢。

          

      另一方面,蔣又派遣特務深入王部,驅趕進步人士,已經公開暴露身份的進步分子不得不離開王部。

          

      孫又以卑鄙手法,收買王的廚師賈陰清(邯鄲河沙鎮人),讓其在飯、湯、菜內下毒,害死王天祥,那知賈于心不忍,反而向王告了秘,王在極大憤怒下,決心起義。此時,我地下人員又得到緊急情報: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蔣鼎文已密電孫殿英將王就地正法,編散其部隊。在千鈞一發的緊急關頭,王派喬世英(共產黨員)到太行山請示邢肇棠和彭總,在刻不容緩、來不及從容安排起義的情況下,王于一九四一年五月,率部東出太行之塔岡、邢門兩山品,越過平漢路,企圖把部隊先拉到安陽以東程道合處,視情況再作下一步的打算。

          

      孫殿英早與日偽有勾結,王一行動,他便唆使日偽軍四路截擊,企圖殲王部于平漢路兩側。激戰五晝夜,王部苦戰得脫,奪路東奔,敵尾追不放。到了程道合地盤的安陽辛村集,王得到程道合相助,乃回師痛擊追兵,拼死奮戰,競把日偽打的落花流水,潰不成軍,繳獲甚眾,活捉五名鬼子兵,還俘虜安陽偽道尹顧問富田利。

          

      只因孤軍作戰,沒有援軍,王在呂村又打了一仗后,把部隊轉移到衛河邊,從草坡渡河至井店一帶,希圖和冀魯豫八路軍在沙區的部隊相會合。

          

      王與沙區司令員朱程、分區負責人王風梧會了面。王政委剛剛回云籌運給養,不料又遇上敵人大掃蕩,發現邯鄲、大名、清豐、安陽、水冶等日偽軍由內黃渡河追擊而來,王只得且戰且退,以避敵銳。軍行至滑縣之牡丹街打了一場惡仗,部隊傷亡甚大,加上人地兩生,沒有群眾基礎,天氣炎熱,晝夜行軍,長久作戰,疲憊不堪,幾乎陷于糧盡彈絕的困境。此時,營長謝懷恕、石敬蘭等動搖恐懼,呂銘仁從中破壞,暗地里向高樹勛通消息,陳季章力勸無效,部隊拉到濮陽東北的谷頭村,在日偽進逼甚緊,又與八路軍失掉了聯系的情況下,王同意到柳下屯,且投靠高樹勛。

          

      高在一日宴請王時,拿出蔣鼎文讓高將王就地正法密電示王,于是王的部隊被編散,王本人也失去了自由。

          

      王在軟禁中,學習劉備在“曹營”所用的“韜晦之計”,請來了清豐縣鞏營文生張清江老先生為師,每天鉆進老書堆里念四書,示無大志。

          

      某日高得雛馬一匹,性烈難訓,王對高說:“軍座,此馬交給我,我當年是騎兵連長,我替您壓成走馬吧!”高允其請,從此,王在柳下屯高的總司令部范圍內便得到了自由。

          

      我冀魯豫軍區多方設法營救,與王天祥取得了聯系,于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乘高軍部演唱豫劇的機會,派小部隊將王等接救出來。

          

      (三)

          

      王到軍區后,要求利用自己在大名、安陽、內黃一帶的關系,去改編和收容一向盤踞在回隆、楚旺、千佛、牙里等處程道合、程希孟、李成華、楊法賢士頑武裝,盡可能爭取他們抗戰,如不可能,可用灰色名義,打入敵人內部,掩護我地下工作,待機反正。據說此行動得到彭總的批準。

          

      一九四二年初,王由九分區到達了回隆時,正逢日冠壓迫程希孟、程明軒、程道合、李成華、楊法賢等部改編,統歸偽軍長李英領導。因這些人素與李英有矛盾,思想有顧慮,怕不自保,所以借此機會,依附于王,擁王為首領。王經過四個多月的努力,但不能克服程等霸占一方,擴充實力,夸耀鄉里的頑固性,況且一九四二年也正是敵人猖獗之時,一下子高舉抗日旗幟是不現實的。王想用灰色名義把這些山大王組織起來,但他們不干,這伙土頑頭子決意擁王向日軍交涉,爭取正規偽軍的番號。王不得已派人到我“太行總部”通報了這些情況。

          

      王和程道合通過辛村教堂意大利神父與安陽日軍大佐松本搭上了關系,而松本大隊隸屬邯鄲日軍“華北第一混成旅團”。經松奇旅團長的批準,允王以“王天祥部隊”名義在回隆籌建部隊,視其實力再考慮部隊的番號。于是一九四二年初,他就在回隆鎮成立起“王天祥部隊司令部”,這就是回隆組軍。

          

      王為自保,又東拼西湊,收留舊部,收容潰散,招募新兵,組成了一個“突擊團”,是王的直屬部隊,提任保衛王和他的部隊八大處的警衛工作。

          

      不久,日軍給王部以“東亞同盟自治軍”的正式番號,并在邯鄲給王和他的旅長等進行了一個很隆重的授旗儀式。編制是: 

      東亞同盟自治軍軍長王天祥,副軍長程希孟 

      突擊團團長張履亭

      第一旅旅長李成華,團長陳海波、師建業

      第二旅旅長程明軒,團長程坤、郭德惠

      第三旅旅長程道合,團長程興華、程道生

      第四旅旅長楊法賢,團長王文香、盧景文

      軍長、副軍長為中將,旅長為少將,團長為上將。軍部日本顧問是岸喬秀男,福田為部隊長。

       

      偽軍名義發表后,敵人每旅又派一個顧問,直率日軍一個排,進行控制和掌握。東亞同盟自治軍成立不久,日軍就要王率全軍向元城縣解放區進犯。王左右為難,騎虎難下,叫陳濟黎到冀南一分區向桂干生司令和吳建初政委匯報情況未等結果,敵人即迫令東進。王不得已,進至龍王廟停止不進。敵人又派來兩個大隊,迫王部前進,王借整訓之名,密令所部連夜撤到衛河沿線待命。敵見王自撤退,大怒,在某夜十二時,敵之大佐以“最后通諜式”嚴令王即日進駐原防,否則,要解放其武裝。

          

      王天祥被迫東犯,桂司令派閻之青同志前來見王,要王拖住日軍,不能向解放區活動,要堅決與敵作斗爭。并且警告說:如不撤退某些地方,我軍就要消滅其部隊。王進退維谷,答復說:如打、就揀壞的團打,但突擊團一定要給我留下。王在此時,王在此時,也派陳濟黎速到太行北方局報告了情況,彭總寫了一個小紙條,叫陳濟黎帶回,上寫:“仍繼續堅持工作,長期埋伏”。并電令冀南軍區,接濟王部二百石糧食。為避免影響,宋任窮政委決定由閻之青同陳濟黎送來了天津匯票偽幣兩千元,頂住糧食之數。

          

      王部隊這次東開,回隆由副軍長程希孟帶郭德惠團留守;一旅長李成華帶陳海波團,進駐大名城以東衛河以西,而師建業則強占了河東金灘鎮;二旅主力團程坤強占了南李家莊;三旅程興華團強占了肖莊;四旅王文香團在龍王廟東南三里之石曹坊安了據點,“突擊團”駐在孫甘店。

          

      冀南軍區司令員陳再道親自到一分區指揮,調來騎兵團和附近各地方武裝,又加一分區的二十六團以及衛河支隊,一舉殲滅了程坤團,而程坤本人只身狼狽化裝逃脫;我軍又轉移兵力,基本消滅師建業團,師本人和衛士泅水逃歸。在作戰的同時,說服了李成華、程道合兩旅長帶部后撤,李成華帶程海波團完全撤到回隆,程道合留一部給在肖村的程興華,本人撤回到太保。至此,結束了這一戰役。

          

      在內線工作的配合下,分區桂司令、吳政委親率部隊打回廣(平)大(名)路南,從而恢復了魏縣、漳河、大名的根據地和成安的游擊區。就在這個一九四二年深秋之時,我分區、地委、專署各個領導機關,又都回到大名西南,回隆以東,漳河兩岸活動。

          

      一九四三年,德軍敗局已定,日寇已有兔死狐悲之感,在太平洋與中國戰場上,兵力已處于顧此失彼,捉襟見肘之勢,我八路軍在各個戰場已相機反攻,攻克了不少的據點和城鎮,恢復和擴大了抗日根據地。日寇不得不放棄了衛河東之元城據點,將王的部隊移到楚旺鎮,以接替偽治安軍李英的防區。

          

      靖任秋(共產黨員)原是孫殿英新五軍的掛名副師長,王天祥當年任孫殿英十一團團長時,二人關系就很密切。孫反共后,靖也回八路軍總部工作,王進駐楚旺后,“太行總部”派靖任秋到王部以朋友名義,協助王整頓部隊,以便蓄積力量,配合反攻。王為靖活動方便,大膽工作,給他一個高參名義,一九四四年四月,日軍又令王天祥把軍部移到大名城。

          

      冀南軍區派三分區(此時與一分區已合并)敵人科長張履到大名和王、靖共同籌劃,在大名北關之“美國教堂”辦起了王部的“軍官教導團”。通過輪訓各級干部,加強政治思想工作,改造其部隊,并相機撤換死硬漢奸分子。

          

      一九四四年秋,王于“教導團”召開了一次旅長、參謀長會議,由靖任秋同志講了國際形勢與今后部隊的前途問題。其間發現參謀處長邱效天對靖的活動產生了懷疑,王為防止事故,采取先后制人,以從楚旺移防大名時,邱有訛詐民財的罪行,把邱效天槍斃。

          

      程興華原任過八路軍三八六旅十八團的副團長,后叛奕到了程道合部任團長。程道合怕他尾大不掉,改任為旅參謀長。此人此時已墮落為國民黨特務,他對靖的活動又公開提出質疑,已經成為反正起義事業的最大障礙。王天祥以挑撥三旅長與軍長關系罪名,立即將程興華拘捕,交軍法處查辦,因處之過急,引起程興華任過團長的“薛團兵變”。日軍特務看到了破綻,乃乘機派來了大漢奸劉昆任王的副軍長,蘇正格任大名縣縣長,檀松甫任軍參謀長,日本特務分子吳壽彭任軍部宣撫處主任,對王天祥進行了一系列的嚴密控制與監視。

          

      一九四四年八月,靖隨王到邯鄲,一日拂曉突然被日軍包圍,強行解除了王的軍長職務,宣布劉昆為軍長,王伺隙派其弟王天朗護送靖脫險,回了“太行總部”。

          

      把王扣在旅團司令部,敵人軟硬兼施逼王承認“通八路”。王堅予反駁,為之否認。約半月,將王解到了保定,宣布為偽河北省長高凌尉的高參,并警告王不得再插手軍內之事,否則,應負后果責任。

          

      為擺脫特務監視,王以看病為由,攜帶妻和隨員張蔚林等到了北京。先住在西單花園飯店,發覺有人盯梢,又經過幾番周折,才轉移到西山南湖島上之南湖飯店,這才敢寫信讓張蔚林送到了冀魯豫軍區。軍區首長立即派已回解放區的陳濟黎攜款到北京去接王天祥。他們一行,都化裝成商人,潛至河南省宜溝車站下車,由事前安排好的“天門會”首領楊貫一的參謀長和我們的地下工作人員胡紫青同志,派武裝護送王等到根據地,會見了冀魯豫軍區首長,并一起計劃策動大名起義工作。

          

      (四)

          

      大名古天雄,地位一向重要。在唐時是魏博節度使的駐地,五代時期為唐之東京,后晉和后漢也曾立都大名,公元九六0年宋立大名為北京,公元一一二七年金立劉豫為齊帝也是以大名為都,以后歷經元、明、清各代,大名一直為北方重鎮。其地西有漳水環繞,東有衛河曲流,北枕幽燕,南控魯豫,平原廣闊,四通八達。明萬歷知其地重要,培修城墻,下石上磚、內以三和土夯成,城高三丈有六、城垛林立,城頭廣闊、可馳四馬,城河水深,城樓高大、雄偉可觀,據此以固定,實不易攻。

          

      自治軍的偽軍部移住大名城內時,便由突擊團控制了四門,由突擊團團長張履亭任城防司令。平時把守城門的,還有偽警備隊和偽警察,城樓上還有鬼子兵親自監守,可謂戒備森嚴了。

          

      日寇在大名城內,經常擁有一個中隊以上的兵力。他們在舊縣府以東,菜園街以西,文廟正北,單獨構成一個防御體系。營所四角,建有碉堡,圍墻高大,設有射空。圍墻上下內外,還架有幾道鐵絲網,在百米以內,所有建筑物一律拆除,掃清射界。軍事防范,可以說是森嚴壁壘。

          

      王天祥被強行解職后,由東北講武堂出身、據說是吳佩孚的干兒子、死心踏地的大漢奸劉昆任為偽軍長,檀松甫任少將參謀長。他對鑒于王天祥拘捕程興華引起了三薛團兵變的教訓,所以他們對突擊 人事不敢輕易撤換(已準備劉昆的親信東北人岳某改任突擊團長)。就在這個時候,我冀魯豫黨委采取果斷措施,批準王天祥策動“大名起義”的計劃。

          

      一九四四年的冬天,為聯絡方便,組織派遣女將任玉巧同志隨同張蔚林潛入大名城內,化裝打扮,精巧設計,找到突擊團長張履亭。而張團長為保守機密,防出意外,他將張蔚林接到大名城內菜園街好友成天德家去接頭。張履亭表示堅決執行王軍長命令,響應起義,殺敵立功,大名光復后,愿將所部拉到根據地,接受共產黨的領導,部隊改變成八路軍,共同抗日救國。但要求給以時間,好作準備。這時張蔚林建議由突擊團軍官裴萬青、李如渠二人(裴、李二人早已為陳濟黎、張蔚林發展為地下工作人員)為代表,隨時與城外聯系,得到了張履亭的允許。

          

      此時張蔚林等又得到參謀李大放為起義繪制的“大名敵偽城防軍事兵力配備圖”和盜取的十五天敵偽軍事口令。張冒著生命危險,神密機智地及時交到冀魯豫軍區。軍區首長和王天祥都很滿意,深譽二十歲的小將張蔚林有膽有識,曹里懷參謀長親自接收了張蔚林的匯報,并作了具體指示:一定要注意保密,準備工作不宜過長,做上層人物的工作為主,其中中層有把握者,同樣進行工作,要分別進行。

          

      隨后,陳濟黎和張蔚林一起又去大名,除進一步加強和張履亭聯系外,還分別與副團長高玉振、二營長劉慶海、二連長李昆峰和負責守東門的一連一排排長楊安太以及排長左興貴、齊名心、教導團教官李靜山等取得了聯系。

          

      陳濟黎、張蔚林由軍區往來于大名工作時,經常住在衛河以東根據地之翟町村王光旭家(他是冀南一分區敵工科的老關系),由于王在大名城內很熟悉,他便成了我們的秘密聯絡員,對這次大名起義很有貢獻。

          

      由于形勢發展,德、意、日法西斯日暮西山,當漢奸做偽軍的人心思動,感到沒有出路。王軍長在部屬中素有威信,再加黨的正確領導,民心歸附,所以工作進行的一帆風順,起義火候已經成熟。軍區派騎兵連護送王天祥、陳濟黎、張蔚林和趕參加研究起義工作的冀南三分區敵工科科長張履,一齊到三分區駐地和分區首長具體安排大名起義事宜。

          

      王天祥總結了四一年首次起義失敗的教訓,吸取的經驗,所以他在這次會議上,提出了兩項決策:

          

      一、鑒于一九四一年脫離孫殿英起義時,對特務分子呂銘仁等沒有除惡務盡,致使在關鍵時刻,使起義遭到失敗。因此,這次起義要除惡務盡,對首惡分子和特務如劉昆、檀松甫、吳壽彭等,一定要殺掉,使上層機構徹底癱瘓。

          

      二、起義時間臨時決定,決不事前告知張履亭以及劉慶海等,怕他們事前送家眷、送行李、走漏風聲,致使敵人察覺;同時也防止內部有矛盾,借起義鬧磨擦,為敵所乘;再則預防有的人借起義混亂之機,圖財搶掠、敗壞軍紀、擾民害民,給起義造成不良影響。

          

      陳強調要全面計劃,統一行動,分進合擊,速戰速決,一定要按作戰計劃落實到底,賞罰嚴明,嚴肅軍紀。

          

      會后在三分區做了三天準備,指令由裴萬青事先通知給張履亭于一月十六日晚準時到東門外沙堤村面見王天祥,由王天祥臨時給以起義任務。決定由副團長高玉振開南門、楊安太開東門、二連連長李昆峰率該連給八路軍二十三團當響導,保證入城部隊順利進入戰斗。其他依照計劃各有安排,指揮部設在城東三里店。

          

      當時東門、南門、南關紅樓,由突擊團一營把守,西門、北門歸二營把守,突擊團本部在城內道口樓院,自治軍軍部在五女師,教導團在北關美國教堂內,偽大名縣政府在縣前街,偽保安隊在東街,偽警察局在偽縣政府以內,偽第一旅旅部在魏縣之張莊,偽第二旅在南樂縣之千佛,偽第三旅旅部在內黃縣之楚旺鎮。

          

      一九四五年一月十六日晚,王天祥和三分區首長率陳中民二十三團,準時到達大名城外嚴陣以待(此時軍區在邯大路、大安路、大濮路早已安排了打援部隊)。這時張履亭團長,也按規定的地點,去向王天祥請命,王說:“我今天來接你們了,馬上起義。”張有些作難,頗感差詫異地說:“怕準備不及?”王有怒色,嚴歷地說:“有什么準備的?”張隨口而答:“我堅決執行王軍長的命令!回去立即率全團起義。”

          

      零點發出了起義信號,高玉振順勢開了南門,東門上楊安太排長率領戰士把城門樓上鬼子兵一個一個活活扼死,同時由所部順手解決了偽警備隊和偽警察,同樣一槍未打,一彈未發打開了東門,我八路軍二十三團順利地進了大名城。

          

      張蔚林帶二十三團八連,靜悄悄地包圍了張小街偽軍長的“公館”。在張蔚林扣門之際,由王天祥的原衛士王柱年聞風響應來開門,眾人一擁而入,這時劉昆還在臥床打鼾,張蔚林沖進劉昆寢室,舉手把他擊中,其他人也隨之開了槍。這個作惡多端,中華民族的敗類,中將偽軍長結束了一生。

          

      與此同時,陳濟黎帶著二十三團二連到道前街西頭路南,沖入偽參謀長檀松甫宅內,檀也得到了劉昆同樣的下場。日本特務吳壽彭,自知不保,嚇的亂竄,被我軍槍殺在軍部。

          

      日寇司令、實際是一個大尉中隊長騰本正在作困獸斗,竟命令他的捍目角谷小隊長帶二十多名鬼子兵,從菜園街迂回到東城上,企圖奪回東門和起義軍及二十三團發生激戰,我部終將角谷小隊全部殲滅,但突擊團的王士德副團長、軍部賈振華等和戰士若干人,也在激烈的巷戰中,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北門、西門,始終為起義軍所控制,經過起義軍配合我八路軍二十三團作戰,大顯神威,除日本據點外,其它偽警備隊、偽警察局給全部解決,偽縣署和偽組織也全部予以摧毀。

          

      參加這次起義的計有:突擊團全部,偽“軍部”及“教導團”一部,偽警備隊若干,偽察察少許。

          

      十七日拂曉結束戰斗,二十三團全勝而歸。起義軍奉命由敵占區經張鐵集一帶,沿根據地向清豐縣六塔、楊集方向,進駐開州、范縣之弓莊、盛辛店、高堤口、朱不寨、楊樓等地,被改編為“冀魯豫抗日游擊縱隊”,王天祥任縱隊司令員,張履亭任縱隊一團團長,高玉振任副團長,遲伸功會一營營長,劉慶海任二營營長,張書敬任團軍需及文書,王凱任司書,陳濟黎、張蔚林、李大放、王天順等任縱隊參謀,其他很多同志都分配了適當的工作。

          

      起義軍在從敵占區開進根據地的途中,備受抗日政府和人民群眾的熱烈歡迎,送湯送飯,獻禮慰問,人民夾道歡迎。我冀魯豫軍區首長又撥款百萬,對起義部隊各有獎賞,關懷優厚,以示鼓勵!黨領導又在弓莊大會上宣布了黨對起義人員的政策是:不咎既往,立功贖罪,立大功受獎,革命不分先后,愛國一家……,自起義之日起,統稱為革命軍人。并且又派了文工團來慰問演出,專門召開了隆重盛大的“軍民聯歡慶祝大會”。熱情滿懷,喜氣洋洋。當時,冀南和冀魯豫廣大人民群眾,口唱秧歌:“一月十六正半夜,八路軍來攻大名城,王軍長和張團長,里應外合打東洋!打東洋??!……”

          

      大名起義不久,大勢起了變化,由于形勢所迫,殘余的日本鬼子在冀南立不住腳,被迫撤回邯鄲,而大名完全解放。

          

      (五)

          

      起義工作完成后,王天祥住冀魯豫軍區,邊工作邊學習馬列主義和毛主席著作,又經過了戰斗的實踐,思想作風、階級意識有所提高,擁護黨的領導,基本上確定了革命的人生觀,經政委劉華清、副旅長周發田的幫助與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于一九四六年九月在邢臺第二縱隊司令部,由縱隊司令員陳再道將軍親自主持舉行了隆重的入黨儀式。這在王天祥司令員的一生中,要算是最光榮的一頁。

          

      在此期間,王先后參加“晉冀魯豫邊區參議會”、“英模會”以及軍區組織的較大的各個戰役。

          

      為了執行毛主席“擴大解放區,縮小敵戰區”的號召,他絕大部分時間和精力放在執行戰斗任務上,配合兄弟部隊,解放了東明、南樂、大名,嚴重打擊了程道生、郭清、楊法賢等部偽軍。

          

      日寇投降以后,王在晉魯豫北大兵團(當時冀魯豫組織了南、北兩大兵團)指揮下,配合兄弟部隊,解放了北部全區,消滅了全部頑偽軍,參加了“平漢戰役”。

          

      為適應新形勢,軍委統一命令各大軍區組成了野戰軍,王為二野二縱六旅旅長。一九四六年六月解放戰爭開始,王參加了“隴海戰役”以及黃河南、北的各次戰役。經常和王天祥打交道的老地下工作者閻之青同志說得好:

          

      “一九四六年,中原軍區突圍,蔣介石發動了全面內戰,晉冀魯豫大軍區劉伯承司令員、鄧小平政治委員親率二、三、六、七縱隊,首先進行了一次隴海大破擊,解放了若干縣城和大據點,后來稱為杞東戰役。接著殲滅整三師,活捉師長趙錫田,再就是隴鳳戰役、鄄南戰役、滑東戰役,二次隴海戰役……。這時我早已到五旅十五團工作,但我知道這些戰役中,王天祥都參加了。尤以“鄄志戰役”六旅打得出色,據說王天祥親自到突擊部隊中指揮,得到了指戰員的好評。但在一九四六年的七月,打擊敵人第三師那個戰役中,阻擊邱清泉部打得不夠好,然而經過了很短時間戰術、技術訓練的討論,戰斗力顯著提高。例如,解放定陶縣城,消滅劉廣信等戰役,六旅起到了主要作用。在消滅劉廣信一次戰役中,六旅繳獲榴彈炮八門,山炮四門以及其他戰利品的輝煌戰果。”

          

      一九四八年二月,王調到晉冀魯豫軍區,四月隨大軍區到石家莊與晉察冀軍區合并,六月到了“軍大”任五大隊長,八月調到四大隊。一九四九年四月,經個人要求,到“高級干部隊”學習,在黨的培養哺育下,一個出身于舊軍人的人,開始成了一個比較堅強的革命戰士。

          

      以后,王由華北軍政干校又調到蒙綏軍區察蒙分區任副司令員,“蒙綏軍區干校”副校長,一九五六年六月調任河北省體育運動委員會副主任,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二十日病故于保定醫院,時年五十三歲,安葬于晉冀魯豫軍區烈士陵園。

      鏈接:http://www.tjk88.com/mingren/2022-05-28/5944.php

      凡注明來源邯鄲文化網的文章,屬邯鄲文化網原創

      請尊重作者,轉載注明作者、文章出處

       

       

      (更多好文 請加小編微信h3115855)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高適該不該救李白于危難
      高適該不該救李白于危
      這套叢書緣何能被視為“中國電影批評領域的一個里程碑”?
      這套叢書緣何能被視為
      磁縣花駝村
      磁縣花駝村
      張建新:馬陵戰役地點的審辨與求證
      張建新:馬陵戰役地點的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Copyright (C) 2003-2018「邯鄲文化網」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310-3115600   郵箱:3513152325@qq.com
      冀ICP備18017602號-1    
      國家版權局軟著登字第3269884號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8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編號:1*0*082021003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24號

      亚洲av无码av日韩av网站
      1. <video id="wuou4"><input id="wuou4"></input></video>
          <wbr id="wuou4"></wbr>
        <wbr id="wuou4"><ins id="wuou4"><tr id="wuou4"></tr></ins></wbr>

        <u id="wuou4"><sub id="wuou4"><input id="wuou4"></input></sub></u>
        <u id="wuou4"></u>